竞拍中

嘉德网拍成交价23000元!珍贵的南宋单刻经《法华经》散页(颜体大字、字大如钱、墨色浓郁、初刻初印)

收藏
分享:

嘉德网拍成交价23000元!珍贵的南宋单刻经《法华经》散页(颜体大字、字大如钱、墨色浓郁、初刻初印)

起拍价¥12000
距结束0
  • 起 拍 价:¥12000
  • 加价幅度:100 元/次
  • 延时周期:300秒/次
  • 卖家昵称:古籍草堂
  • 买家佣金:5%
  • 运  费:¥23
  • 开始时间:2021-10-20 20:41:00
  • 结束时间:2021-10-23 20:41:00
  • 出价次数:0
  • 浏 览 数:25 人次
浏览人数
    暂无数据
拍品详情
作者:无
年代:宋代
尺寸:31*12.6厘米
纸张:竹纸
函册:1折
品相:八五品
珍贵的南宋单刻经《法华经》散页,开本长宽:31*12.6厘米,颜体大字、字大如钱、墨色浓郁、初刻初印。拍卖参考:刚结束的嘉德网拍和这一样的同版本宋代佛经成交价23000元。宋代刻本包括北宋刻本、南宋刻本。宋代是中国雕版印刷事业普遍发展的时代,全国各地都有刻书、印书活动。由于各自的地理、自然、人文条件的不同,其繁荣程度也有区别。形成了宋代刻书事业的几个中心地区,所刻书籍也各具特色。北宋初期,四川刻书最为兴盛,这是自唐、五代沿袭下来的。到北宋后期。浙江地区刻书最为精美,南宋时代,福建刻书数量之多居全国首位。因而形成宋代著名的三大刻书中心。北宋时,生产发达,经济繁荣,杭州已经为国子监刻了不少书籍,两浙东路和西路的广大地区刻书事业也很兴盛发达。南宋时,杭州成为首都,是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更加促进了官、私、坊刻书事业的发展。临安城内棚北大街,众安桥修文坊,太庙前私人书肆林立。由于刻印工匠技术纯熟,纸墨工料多选上等,许多虽系"书棚本",但仍不失刻印精美的艺术品,出现了陈氏、尹家、郭家、荣家等著名的刻书铺。近人王国维《五代两宋监本考》载,宋代监本有一百八十二种,其中大半为杭州刻印。除临安(杭州)刻书最多、最精之外,浙江其它地区也都刻书。如绍兴、宁波、台州、严州、嘉兴、湖州、温州、衢州、婺州、建德等都有刻书并留传于后世。据王国维《两浙古刊本考》载:杭州府刻版有一百八十二种,而嘉兴、湖州、宁波等地就有刻书三百余种,大部分为宋版书中之佳品。
浙本多用秀丽俊俏的欧体字;蜀本多用雄伟补拙的颜体字;建本字体介于颜、柳之间,横轻竖重。印书用墨也很讲究,色泽清纯匀净。明人高濂曾评论宋刻之善,说:“宋人之书,纸坚刻软,字画如写。格用单边,间多讳字。用墨稀薄,虽着水湿,燥无湮迹。开卷一种书香,自生异味。”寥寥数笔,已将宋版之美精妙勾画。宋代造纸技术较为发达,印刷用纸品类繁多,大致有竹纸、皮纸和麻纸。竹纸,色黄而薄;皮纸是以桑树皮和楮树皮为原料制成的纸张,色白而厚,两面光洁。藏书家韦力先生曾总结说:“宋人印书喜欢用椒纸、白麻纸,这类纸白洁如玉,两面光滑,墨的色泽鲜艳,油光可鉴,为后世藏书家所钟爱。”宋版书纸质洁白光滑、质地柔软细腻,用墨质料精良、墨色如漆。所谓墨香纸润,秀雅古劲,宋刻本之妙尽之矣。”宋版之美不仅是它有着很高的文献价值、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更因为宋版书用材考究、字体俊美、做工精细、谬误极少而倍显珍贵。宋版书,内容涵盖了当时的印刷术、造纸术、雕版的手工技艺。留存不多、极为罕见,再加上内容近于古本,纸墨考究、装帧大气、刊刻精美、勘校严谨,所以十分珍贵。“一页宋版,一两黄金”, 这是古籍善本市场公认的价值观,可见宋版书高昂的市场价值。今年来宋版书的收藏投资价值逐渐被挖掘出来,开始引起藏爱好者们的关注。【北宋孤本1610万元成交】现存最早北宋孤本诗文集《杭州西湖昭庆寺结莲社集》在北京卓德2015年秋季拍卖中以1610万元成交,创下单册中国古籍拍卖世界纪录,并刷新单册宋版书最高拍卖纪录。此书是除佛典外,目前存世最早的北宋刻本,也是最早的诗文集刻本,具有极其珍贵的文献价值和版本价值,对中国印刷史、书史、版刻史及造纸史的研究亦具重要意义。北京匡时2013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北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至英宗治平四年(1067)之间刻本《礼部韵略》五卷成交价2990万元。西泠印社2014年秋季十周年庆典拍卖会北宋刻《妙法莲华经入注七卷》943万元。今后随着收藏爱好者收藏品位的提高宋版书、宋版佛经的价格肯定会大幅提升。资料参考:北京德宝2016年迎春拍卖会曾上拍卷上残页,参看我写的《宋版〈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残页》(《上海书评》,2016年4月3日)。 在《不可轻言“夏汉勘同”》(《上海书评》,2014年9月21日)一文中,我曾提到《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第八册(塔拉、杜建录、高国祥主编,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年11月第一版)第1774页所收编号M3•0014[AE184 ZHi23]的圭峰宗密集《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卷下的印本残片(图二),这是中国的考古人员在黑水城发掘时找到的。我写那篇文章的时候,脑子里还没有上述浙刻本的概念。但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张残片无论是在字体上(精整的欧体字)还是版式上(单边,带界行,大字间带小字夹注等)显然都和上面列举的浙刻《大方广佛华严经疏》《首楞严义疏注经》《肇论中吴集解》和《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属于同一类的东西,出自同一地区同一集团(可能在不同时期)的制作。虽然我现在还没看到对这类浙刻《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的著录,但是考虑到该书属于华严宗最重要的著述之一,而且其传世本正是经过《首楞严义疏注经》的作者长水子璿治定的本子,所以会存在其浙刻本是一点都不奇怪的。只是由于黑水城文献的挖掘过程十分复杂和混乱,而且其中还混有不少元代的东西,我们现在尚无法确知这类浙刻本究竟是在西夏时期传入黑水城地区的,还是在元代传入的。

拍品图片

出价记录
  • 参拍人
    参拍价格
    参拍时间
问答
  • 暂无数据
微信 扫一扫 同步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