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拍中

清光绪12年启秀山房刻本《学海堂四集》28卷16册全(清代著名书院学海堂书院著名学者陈澧等编辑刊刻,......

收藏
分享:

清光绪12年启秀山房刻本《学海堂四集》28卷16册全(清代著名书院学海堂书院著名学者陈澧等编辑刊刻,广雅书院旧藏,墨色浓郁,初刻初印,清代原装,流传稀少)

起拍价¥16000
距结束0
  • 起 拍 价:¥16000
  • 加价幅度:100 元/次
  • 延时周期:300秒/次
  • 卖家昵称:古籍草堂
  • 买家佣金:5%
  • 运  费:¥23
  • 开始时间:2021-10-16 20:43:00
  • 结束时间:2021-10-19 20:43:00
  • 出价次数:0
  • 浏 览 数:10 人次
浏览人数
    暂无数据
拍品详情
作者:陈澧
年代:清光绪12年
尺寸:25.6*15.5厘米
纸张:竹纸
函册:16册
品相:八品
光绪12年启秀山房刻本《学海堂四集》28卷16册全,首页有清代著名书院广雅书院藏书章。开本长宽:25.6*15.5厘米,有虫蛀,第一册前面和卷16厉害些。代表性照片如图所示。本书有以下几大特点:一是清代著名书院学海堂书院刊刻的古籍。
学海堂书院,是清代道光时期的著名书院。 学海堂书院,是由乾嘉时期著名汉学家阮元继杭州创建诂经精舍之后,于道光五年(1825)在广州城北粤秀山创办的又一个以专重经史训诂为宗旨的书院。是由乾嘉时期著名汉学家阮元继杭州创建诂经精舍之后,于嘉庆二十五年(庚辰)1820年在广州城北粤秀山创办的又一个以专重经史训诂为宗旨的书院。阮元不仅博学淹通,而且在当时的政界也身居要职,集封疆大吏与学术巨子于一身。《清史稿》称他为“身历乾嘉文物鼎盛之时,主持风会数十年,海内学者奉为山斗焉”。阮元的治学提倡“崇尚汉学,实事求是”,主张通过音韵训诂,弄清古代经书中的本来意义,从而探求圣贤之道。他创办学海堂书院时,要求学生:“或习经传,寻疏义于宋齐;或解文字,考古训于《仓》、《雅》;或析道理,守晦庵之正传;或讨史志,求深宁之家法;或且规矩汉晋,熟精萧《选》;师法唐宋,各得诗笔。虽性之所近,业有殊工,而力有可兼,事亦并擅。”(《学海堂集序》)阮元的这篇序文也题刻在学海堂西面墙上,作为学海堂的办学宗旨。阮元主持学海堂时间不长,但他亲自授课,与学生讲经析疑,“凡经义子史前贤诸集,下及选赋诗歌古文辞,莫不思与诸生求其程,归于是,而示以从违取舍之途”。阮元还颁定了《学海堂章程》,确立了学长制、季课制和刊刻制,并个人捐赠白银四千两作为学海堂的办学经费。在阮元的努力下,学海堂成为当时广东文化学术的中心。学海堂与其他书院不同。首先,它不设山长制,而实行学长制。据《学海堂章程》中规定:管理学海堂,本部堂酌派出学长吴兰修、赵均、林伯桐、曾钊、徐荣、熊景星、马福安、吴应逵共八人同司课事。其有出仕等事,再由七人公举补额。永不设立山长,亦不允荐山长。学长的主要职责是出题评卷。书院内的大小事宜均由八位学长共同商议决定。每年四课,每课设管课学长两人,兼管日常事务。其次是实行季课制。《学海堂章程》规定:每一年分为四课,由学长出经题文笔,古今诗题。限日截卷,评定甲乙,分别散给膏火。所谓“季课”,也就是按季节考试。这与当时一般书院流行的月课形式差不多,但内容却完全不一样。一般书院的月课,如同科举考试,学生黎明登堂,封门发题,当日交卷,不能继烛。其题目般以四书文为主。学海堂则每一季度由书院出题征文,张榜于学海堂门外,各学长也各携若干张,以便散发;在考题上标明截卷日期;学生们根据所出题,查阅经书,登堂向学长请教疑难,然后写出课卷;课卷由八学长共同评定,分别优劣,对优秀的予以奖励,并将课卷选入《学海堂全集》。再次是实行专课肄业生制度。为了提高教育质量,有利于学生学术研究的系统性,1834年,阮元的弟子钱仪吉来到广州。阮元委托他与学海堂的学长们商量制定专经课士法,并请当时的两广总督卢坤下谕设立专课肄业生制度。专课肄业生制度的确立,极大地提高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因为专课生的来源,是在乎日参加季课的学生中挑选,主要根据他们的品行、志向和学习成绩,由八学长共同推荐录取。专课生进堂后,可以在《十三经注疏》、《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文选》、《杜诗》、《朱子全集》等书中任选门肄业,导师则在八学长中任选一位。学生一旦确定专业后,按日看书,撰写读书心得。每逢季课时,便将这些平日所作心得呈交导师,由导师负责指导。专课肄业生每届以三年为期限。1834年首次招收专课肄业生十名,其中有后来担承菊坡精舍院长的陈澧,就是学海堂首届肄业生之一。由书院自行刊刻经籍,足学海堂书院有别于其他书院的另个重要特征。《学海堂章程》规定:堂侧添建小阁庋藏书板,及将来到集工价均在经费节存内动支。学海堂刊刻的书籍主要有二种:一是重刊前人或他人的著述,是刊刻本书院师生的编撰之书。阮元曾组织师生,搜罗甄录清代以来的各种解经书籍,酌定去取,汇辑成《学海堂经解》千四百卷。同时还汇编本书院师生的文章为《学海堂全集》、《学海堂课艺》等书。这对学海堂的教学与学术交流都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学海堂书院每年还举办各种聚会。师生们在聚会上,促膝交谈,交流学习心得。每年正月二十日是阮元的生日,书院举行团拜。每年七月五日足汉代经学家郑玄的生日,书院举行祭礼仪式。其他如中秋月圆、重阳菊开、冬梅报春之时,也都是书院的雅集。这种生动活泼的教育方式,与当时以理学传授为主的书院,形成了鲜明的又对比。
学海堂书院从1824年创建至1897年最后次招生,历经七十余年,培养出众多的著名学者和经世人才。作为旧式书院,学海堂书院在中国书院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学海堂文集中文学作品数量远远超过了经籍训诂之文。学海堂虽崇尚经诂朴学的教学,其实文学活动处于主要地位。学海堂诗的教学,多用古体,且涉猎经史。如《学海堂三集》卷19收集的诗题是练习汉乐府诗,且以史书中的史事为题,另外还有拟北史乐府二十六首。写作这些诗题,必须熟谙乐府诗的写作,还要求对历史史实了然于胸。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些诗题的写作,除了提高学生的文学水平外,也有利于学生史学水平的提高。
赋,是学海堂每次考课必试的文学体裁。赋的写作,讲求藻饰和用典,广义上分,属于骈文的一种,与朴学的博学相应。学海堂的赋作多拟写前人的作品,这是书院教学中常用的比较简洁有效的教学方法,既可以打基础,又可以对前人的作品和创作方法有更深入的了解和研究。所拟多为两汉魏晋时期的名家赋作。《学海堂四集》有:拟荀子赋;拟魏邯郸子叔《投壶赋》;广潘黄门《秋兴赋》;拟鲍明远《园葵赋》;拟江总持《南越木槿赋》;广卢师道《纳凉赋》;拟杜少陵《雕赋》;拟吕衡州《由鹿赋》;拟吕衡州《凌烟阁勋臣颂》;等。赋的写作,终究是枕经就史,贯以文字、音韵、训诂,必须有深厚的朴学基本功才能驾驭自如。学海堂在文学教学上重视赋的写作,是为了使学生打下更坚实的朴学基础。
文的写作中,“论”是常练习的题材,常用来论述史事和学术。如:《学海堂四集》卷16有:《两汉学术论》、《秦楚之际诸国形势论》、《汉制使天下诵孝经纶》、《汉通乌孙断匈奴右臂论》、《李广程不识优劣论》、《汉张骞使西域论》、《东汉风俗论》、《荀彧刘穆之论》、《陆逊陆抗论》、《陶渊明大贤笃志论》、《张燕公变府兵为彍骑得失论》、《南宋中兴四将论》、《古今治盗各有得失论》。这些史论文的写作,学生必须博通古今,熟谙经史,还要匠心独运,有自己的观点和感受。二是著名学者金锡龄、陈澧编选。金锡龄(1811-1896),字伯年,号芑堂,广东番禺(今广州)人,道光十五年举人,陈澧门人廖廷相岳父,详《番禺县续志》卷二十,与许玉彬、沈世良、谭莹、黄玉阶、叶衍兰、李应田等共结花田、诃林词社。陈澧(公元1810-公元1882)清代著名学者。字兰甫、兰浦,号东塾,出生于广州木排头,世称东塾先生,广东广州府番禺县人。清道光十二年(公元1832)举人,六应会试不中。先后受聘为学海堂学长、菊坡精舍山长。前后执教数十年,提倡朴学,所造就者甚多,形成“东塾学派”。道光十四年(1834),澧入著名学者阮元督粤时创设的“学海堂”为专课生。时开设十三经、四史、文选、杜诗、韩文、朱子书等专书课程,每人专攻一书,进行句读、抄录、评校、著述等研究工作。“学海堂”同时设学长多人,负责指导诸生研究,并选录师生优秀文章,刊印《学海堂集》。陈澧在菊坡精舍讲学,以学术为重,而并不急于科学功名,他对科举提出批评改良意见,对八股制艺尤其不满。他著有《与菊坡精舍门人论学》,即是向学生传授自己的读书体会和治学方法。陈澧对天文、地理、乐律、算术、古文、骈文、填词、书法,无不研习,著述达120余种,著有《东塾读书记》、《汉儒通义》、《声律通考》等。陈澧还主持编印《菊坡精舍集》,汇集菊坡精舍学子优秀课卷,以嘉惠后学。陈澧是位通晓天文地理、乐律算术、骈文填词的岭南大儒。钱穆曾评陈澧“晚清次于曾国藩的第二号人物,学术史上主汉宋兼采,力主新式学风”。三是墨色浓郁,初刻初印。初印本是后印本价格的10倍,只有初印本才有收藏价值。四是清代清代著名书院广雅书院旧藏,增添了本书的文化品味。五是16册28卷齐全完整。六是流传稀少。拍卖参考:广东崇正2017年春季拍卖会参考 价:
24000/30000元,还有一册是配本。清光绪12年启秀山房刻本《学海堂四集》28卷16册全,清代著名书院学海堂书院著名学者陈澧等编辑刊刻,广雅书院旧藏,墨色浓郁,初刻初印,清代原装,流传稀少,是不可多得的收藏佳品。

拍品图片

出价记录
  • 参拍人
    参拍价格
    参拍时间
问答
  • 暂无数据
微信 扫一扫 同步参拍